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小令/血桐与晚冬

乐虎娱乐快讯:

◎小令

不论阴雨艳阳,须日日晨起搭车,远道去清洁大宅。早餐必得塞进上三、四份热食,才足够打扫气力。推开厚重铸铁大门,一路忙活到近午才告段落。

宅子年久失修,木造底、泥砖砌外,建材本身灰暗难明,灯盏零星。檐上时有蛛网牵丝,日复悬吊,纠缠不休。蚊蚋更多如牛毛,常惊起一墙黑虫窜飞。

壁上悬挂字画繁茂,每日进门,字画皆有不同,不知被谁更动调换。却只在扫惯后,有空档喘息才发现这般异状。

宅里多组形色不同古桌古椅,招待所般静谧。靠墙也聚满旧式木柜矮箱,山水般起伏有致。

扫拖桌椅时,总像在看不见的大人物脚下清运灰尘碎屑。又赶时间又需仔细。磕碰桌椅的回响大声清晰,飞快恭敬地道歉后也不敢停手,即便没人。

宅里摆设各式小型盆栽,时常挪改位置,且被人好生照顾模样。有时盆栽消失,又在隔日的他处碰见。看多倒也习惯,以为它们就是会自己移身错位。

庭院几乎是宅子等身的大小范围,扫不完的落叶枯枝、坠果残花,尤其近门的一株硕大血桐,心形大叶老是铺天盖地飘下,摘帽子似地。

去年冬天特别晚,近年尾时,还在烈日下挥汗打扫。每日清洁也不见维持,总在隔天来时又土尘满布,蛛网挂脸,整地黄叶。

当初接工作时,说好负责清洁整栋建筑内外即可。第一天看完环境后,开门的人再也没出现。往后日子,就剩准时抵达大宅;永无止尽的扫拖擦抹,一路到正午清洁完毕,离开宅邸。

只那么一次,结束工作却不想离开,拉上铸铁大门,在附近街道买了便当,就地吞完。喳着齿缝菜渣,闲晃于建筑周围窥看。

午时过后不久,铁门微开。又站了一会,见一台车载来两个人进去,又走来几些指指点点的人们陆续进入,隔着高墙,听里头拍照、笑闹声不绝。踢着石子走近建筑,顺手捡起落到外头的一片血桐大叶。想要不要进去哪,进去干麻哪,还扫地吗?

捏着叶子转玩,边慢慢走远,想着隔天还来吗?来扫地吗?

隔天,冬天就来。

一波波冷气团陆续报到,蚊蚋死光似,蛛网也少得多,院里的叶子不大落下。宅冷,清扫变慢,更多时间抓着竹扫帚,站在院里看血桐。怎么刮风都不掉叶,像是不肯摘帽了。

就算有所明白也都晚了,打扫的动作也就更常停下了。●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